首页
关于我们
新闻资讯
图片中心
交流论坛
龚氏文化
联系我们
 
 用户名:  密  码: 2020年6月2日星期二
 
  龚氏文化
 
考证龚氏起源与龚氏迁徙分布
  类型:谱牒文化 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

龚姓出自姬姓,为共伯和之后。西周后期,有一个王室贵族叫姬和,被封于共,为伯爵,称为共伯和。当时,周厉王在"国人暴动"中 被赶出国都,然后诸侯便推举他代行天子的权利,史称“共和行政”, 这也是中国历史有确切纪年的开始。共国在春秋时被灭后,其子孙以国名为姓氏,称共氏。
郡望:
武陵郡:汉高帝置郡,治所在义陵(进湖南溆浦)。东汉移 治临沅(今湖南常德市西)。
六桂:即为"六姓联芳"之誉称,分布于古时的泉州。
堂号:
中隐堂:宋朝时候龚宗元任句容县令。他在破案、挖掘藏犯、追捕逃犯上,像神仙一样。有一次,为政酷苛的杨弘(隋文帝的 弟弟)奉旨到各地视察。但当他到句容边境时,却对人说:“这里已被龚先生治理得很好啦。我再去,不是徒找麻烦打扰他吗?"于是没入境就到别处去了。龚宗元官至都员外郎。退休后建了一座“中隐堂”。
一、关于龚氏的来源
所有古籍的记载都异口同声,看法一致。譬如,《古今姓氏书辨证》指出:“其先共氏避难,加龙为龚,汉有龚遂”;《姓纂》则指出:“共工后有共、龚二氏”;《万姓统谱》也指出:“龚氏之先共氏,避难加龙为龚,望出武陵。”一说,黄帝臣共工司水土,子句龙继其职,其后为龚氏。据此,龚氏是以祖先的官职及名的一字组成的。
龚氏源自上古共工氏,由上述的文献看来,是丝毫不容置疑的。同时,在过去漫长的好几千年时间里,也一直未曾发现他们有被外族或外姓所冒姓的记录。因此,龚氏可以说是一个一脉相传,血统单纯的大家族,所有姓龚的人,不管身处天南地北,统统都是不分彼此的一家人。当然,龚姓男女之间的论婚娶,也是一向不被允许的。
共工氏是上古时期一个几乎与黄帝的姬氏之族分庭抗礼的显赫家族。4000多年前,他们被列为所谓“四凶”之一,被圣君虞舜流放到现在的河北和辽宁一带,并且开始以单字的“共”为整个家族的姓氏。然后,经过了若干年代,他们为了避仇,又分别巧妙地改变了自己的姓氏,有的在原来姓氏“共”的左旁加上三点水,变成了洪氏;有的则在共字的上面加上一个龙字,成为了龚氏。两个姓氏尽管在外表上有很大的不同,但全都包括有“共”字在内,十足显示了他们的不忘本源,更明白表露了他们的所自来,真是妙不可言。
由此看来,长久以来在中国各地一直都是族大人众,很有名气的龚、洪二姓,实际上根本就是系出一源的同一家人,彼此间的关系亲密异常呢!
龚氏,正跟他们谊属兄弟的洪氏一样,过去的2000多年以来,一直是以较南方的苏、浙、皖、赣一带为繁衍中心,并且很早便播迁到了闽、粤之地。这一点,可以从历史上找到许多具体的证据。
“二龚”在历史上名气响亮,所有的读书人都知道,指的是汉代的两位著名高逸之士龚舍和龚胜,而这两位深受历来书生心仪的高士,正是距今大约2000年以前汉哀帝年间的江苏武原和彭城人士,由此可见龚氏在江苏的悠久渊源。
龚舍是一位精通鲁诗的学者,贤名远播。汉哀帝曾一再征召他出来作官,可是三番两次都被他所婉拒,甚至皇帝特别遣派使者亲自登门请他出来当泰山太守,他也当了不到几个月就“上书乞骸骨”。后来又拜他为地位崇高的光禄大夫,他也一样地不肯接受,视富贵如浮云,为后世读书人塑立了不朽典范。
龚胜,也一样是以好学明经与崇高名节而见称。他虽然曾于汉哀帝时应诏为光禄大夫,但于王莽秉政时即悄然隐退乡里。后来,王莽篡国称孤道寡,仰慕龚胜的高名,曾经奉印绥,安车驷马,恭恭敬敬地征拜他为上卿,可是,龚胜却在“吾受汉厚恩,岂以一身事二姓哉”的感叹声中,绝食而死,高洁志行,垂诵千古。
二、迁徙分布
龚氏源头较多,支脉亦繁,早期主要繁衍于华北的山东、河南、山西、河北及辽宁等省境。

汉后,则以我国南方的江苏、四川、湖南 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西等省为主要的繁衍地带。魏晋南北朝时,已成为 湖南、湖北一带望族。至唐宋,龚姓便大举繁衍称盛于我国江南广大地区,主要繁衍于今江苏、福建、浙江、广东等省。
福建、广东的龚姓宗族大多以南宋龚茂良为其始祖。龚茂良的4世孙龚庄有四子:长子龚英居荆山,其后代有的又迁居安海;次子龚沼居晋江沙堤,其后 有的又迁居安溪;三子龚徒居福州城内梅枝里。而且宋初,又有翁氏改姓龚姓的,使得龚姓在福建的分居再度增多。
明代以后,龚氏有的又移居至今上海、广西等地。从清乾隆年间开始,闽、粤龚氏陆续有人移居台湾,有的又进而迁往新加坡等国家。
三、龚姓历史名人
龚 遂(生卒年待考)
见于史籍记载的第一位龚氏名人。西汉时任渤海太守,敢于谏诤。渤海临郡饥荒时,曾开仓借粮。后世把他和黄霸作为封建“循吏”代表,称为“龚黄”。
龚 舍生卒年待考)

武原人(今江苏邳县)。著名西汉大臣。重节义,拒不仕王莽新政,与龚胜一同归乡,二人并称“楚两龚”。
龚 胜:(生卒年待考)

著名汉朝学者。西汉末年时以好学明经与崇高名节而见称。汉哀帝时,曾三举孝廉,后因王莽篡权而归隐乡里。王莽数次遣使找他,要拜他为上卿,而他却在“吾受汉厚恩,岂以一身事二姓哉”的感叹声中,绝食而死。
龚 宽:(生卒年待考)

洛阳人(今河南洛阳)。著名西汉画家。善画人物,尤工牛马飞鸟。
龚 原:(生卒年待考)

字深之,号武陵;处州遂昌人(今浙江遂昌)。著名北宋学者。曾助王安石变法,颇为尽力。著有《周易新讲义》。龚原宋嘉佑八年(公元1063年)中进士。宋元丰年间(公元1078~1085年),任国子直讲,被虞蕃诬控失官。哲宗即位,龚原据理申诉,得以纠错,官复国子监丞,迁太常博士。宋绍圣(1094~1098)初,召拜国子司业,旋兼侍讲,迁秘书少监、起居舍人,擢工部侍郎。御史中丞安悖论其直讲时事,委以集贤殿修撰,知润州(今江苏镇江)。徽宗时任秘书监、给事中。因对哲宗丧服事持异议遭贬,出知南康军,改寿州。三年后,复任修撰、知扬州,历兵、工二部侍郎,授宝文阁待制,知庐州(今安徽合肥)。后又以谏官陈璀抨击蔡京事牵累,落职和州(今安徽和县)。又起任毫州(今安徽亳县)。卒于任,终年六十七岁。
龚原少时曾从师王安石。王安石实行变法,整顿学校,改组太学,他均积极参与。任国子司业时,将王安石父子所撰的《字说》、《洪范传》、《论语·孟子义》等刊印传送,宣传变法维新。其著作有《易讲义》、《续解易义》、《周易图》、《春秋解》、《论语解》、《孟子解》、《文集》、《颍川唱和集》等。《宋史》有传。

龚 楫:(生卒年待考)
字济道,马头庄人,龚原之子。著名北宋抗金义士。因父落职和州,遂居和州。明大义,尚气节。宋建炎(公元1127~1130年)初,金朝兀术部侵占和州,以偏师万人筑堡于新塘,阻断濡须流域要道。龚楫奋起亲率百余家众奔赴袭击,乡里三千余人响应助战,俘千户两人,擒金卒数百,缴获装备粮草甚多。并将被金兵掳掠去的百姓遣返原籍。正欲率部投效滁和镇抚司之际,金大军至,龚楫急率部循濡须水岸进发,不料金骑抢先占据要冲。龚楫兵有因受狙击而投水自尽者,龚楫挥旗高呼:“今日与敌战斗而死,足称忠义之士;若不抗敌而投水自尽,与国与己无益!”众人遂与敌拼搏。龚楫被围困,拒不就擒,挺剑刺杀金兵,骂不绝日,最后被敌剁成肉块。终年仅二十二岁。《宋史》有传。
龚鼎臣:(公元1009~1086年)
字辅之;郓州须城人(今山东东平)。
著名北宋大臣。龚鼎臣是宋景祐年中进士,授平阴主簿,后推荐为泰宁军节使掌书记。宋初著名学者、国子监直讲石介死后,谗佞之徒说石介已北去投辽,以此玷污石介的名声。皇帝命兖州郡守杜衍查问此事,他的部下都知道这是陷害,但谁也不敢明说。唯龚鼎臣仗义直言:“石介哪有这样的事!我敢拿全家人的生命担保。”杜衍从怀里拿出早已写好的奏章,说:“我已拿定主意为石介担保,你年纪轻轻就这么主持正义,前途无量。”遂推荐龚鼎臣为秘书省著作佐郎,知莱芜县。后升任太常博士,知渠州。渠州偏僻贫穷,少有识字的。龚鼎臣上任后,建学堂、选老师、定课程,上学的人越来越多。从此以后,渠州才有人参加科举考试,当地人都非常爱戴他。
龚鼎臣后任起居舍人,主管谏院,他给皇帝进谏,无所顾忌,直言不讳。且言语平和,不偏执,不激烈,使皇帝容易听得进去;他的主张多半被采纳施行。一年,干旱,皇帝要赐宴君臣,龚鼎臣闻讯说道:“天气干旱异常,不是君臣同饮的时侯,请罢宴,以顺应天时。”同年,又发生日蚀,龚鼎臣又进言:“日蚀是阳亏的结果,阳亏了就会发生异常现象,请皇帝精思力行,近贤远佞,不要惹得苍天震怒……”宋仁宗言听计从。
宋英宗即位,龚鼎臣一如既往,刚正直言,他请求新皇延访大臣,亲自决定国家大事,劝皇太后把权交给新皇,不要再垂帘听政。后授谏大夫,京东东路安抚使,知青州,太中大夫。著有《东原录》。
龚宗元:(生卒年待考),字会之;娄塘镇人。著名宋朝大臣。
龚宗元是宋大中祥符年间人(公元1008~1016年或稍后),祖父龚慎仪,出仕南唐,入宋后被害。父龚识,宋端拱年间进士,官至平江军节度副使,迁居吴地昆山黄姑塘。宋嘉定年间建县时,黄姑塘(今娄塘镇)划归嘉定县。龚宗元于宋天圣五年(公元1027年)成进士,授仁和县主簿。期间,知州范仲淹称誉其文章“温厚和平而不乏正气,似其为人”,并说:“君德业清修,他日必为令器,慎勿因人以进”。龚宗元乃绝迹权门,以清白正直为人所称道。后因父病,调吴县。之后改任建安尉,擢大理寺评事,又任句容知县。御史杨纮履职极严,所到处不法官吏被弹劾者甚众。过句容,不入巡察,说“龚君能治民,吾往徒为扰耳”。
龚宗元后又任衢州、越州通判,至京任员外郎。致仕后,建中隐堂,龚宗元常与员外程适和陈之奇作诗酒之会,被吴中人称为“三老”。

龚颐正:(生卒年待考),处州遂昌人。著名南宋大臣、学者。
官任南宋秘书丞、实录院检讨官,预修宋孝宗、宋光宗实录。著有《芥隐笔记》、《续释常谈》等。
龚明之:(公元1090~1186年),字熙仲,一字希仲,号五休居士;苏州昆山人(今江苏苏州昆山)。著名南宋学者。
龚明之以孝行节谊,著于乡里。宋宣和二年(公元1120年)入国子监。宋绍兴三十年(1160年)中进士,授高州文学。监潭州南岳庙。后官至宣教郎。辞官退归故里。生平不搞人短,待人宽厚,自谓:“平生受用唯一诚宇。”撰有《中吴纪闻》,记吴中风土人文二百二十五则,对后世著述志乘有一定影响。
龚 开:(公元1221~1305年),人称髯龚、老髯等,淮阴人(今江苏淮阴)。著名宋末元初画家。擅绘人物,尤精钟馗像,工画马兼山水,亦能诗文。龚开的身世,可能出身于寒士之家。龚开生性沉静、澹泊,身高八尺,年长时雪髯及腹,行走如飞,能食五鼎肉,“颀身逸气,如古图画中仙人剑客”。他的精神特征集中了文人的飘逸和剑侠的豪爽。
宋朝末期,正当龚开的青壮年时代,自出生至南宋灭亡前(公元1279年)。这个阶段正是南宋被蒙古势力逐口鲸吞的时期。龚开的生长地淮阴是历代兵家的必争之地,“少负才气”的龚开锐意以建功立业来“赢得金创卧帝闲”。
元朝初期,从公元1279年南宋灭亡到公元1291年。龚开深隐不仕,卖画为生,真正展现他的抗争力是借绘画宣泄对元朝统治的愤懑,钟馗击鬼、唐马是他的主要绘画题材。公元1292~1306年。此时龚开已处于耄耋之年,他的思想产生了很大的变化,在他晚年的绘画里,钟馗、瘦马不再是主要题材,几乎让位于表现隐士生活的人物和山水及反映洗象、驯象等佛教题材。《中山出游图》卷和《瘦马图》以其流传有绪和画风、书迹贴切被公认为是仅存的两件真迹。《中山出游图》卷,画钟馗与小妹各坐一肩舆,在鬼卒的簇拥下乘兴出游。全图可分三段,卷首的钟馗回首与妹相互呼应,将卷首与卷中衔接起来,馗妹身后的一侍女回眸尾随而来的鬼队,最后把读者的视线引向卷尾。作品的构图似不经意,杂乱的队列全凭相互间的内在联系统一起来,两乘肩舆呈八字排开,打破了因横线过多而产生的呆板。人物在平中见奇的构图里更是奇中见奇,钟馗豹鼻环眼,髯须丛生,猛气横发,在炯炯的目光里显示了文人的智慧和潇洒的气度。钟馗妹和两侍女以浓墨代胭脂,自目下到颈根由深变浅,嘴唇留白,面部的内轮廓以白线空出,人称“墨妆”,鬼分男女,大多牛头马面,卷末的鬼卒们扛着卷席、酒坛,挑着书担和待烹的小鬼,他们瞠目凝视、举止痉挛,急行的鬼队与缓行的肩舆不仅在节奏上产生变化,而且反衬出钟馗气吞万夫的威力。怪异荒诞的造型与作者奇谲的表现手法合璧。
画家不囿于元初盛行的李公麟白描法,衣纹以中锋行圆笔,有如行书,简括疏松,粗厚古拙而飘洒不滞。鬼卒的用笔短促简劲,顿挫有致,勾画的肌肉颇合人体解剖,作者以墨画鬼,手法多样,鬼态各异:有的勾勒后以干笔皴擦出鬼毛和阴阳,也有双勾后用淡墨渲染出鬼骨,还有以焦墨作没骨鬼。这种深含寓意的内容在《瘦马图)里通过画家的题画诗表现得更加鲜明:“一从云雾降天关,空尽先朝十二闲;今日有淮怜骏骨,夕阳沙岸影如山。”卷首书“骏骨图”,卷尾题“龚开画”。绘一匹瘦马,但伟岸如山,含蕴了沉重的精神力量,马作俯首缓行状,鬃毛随风拂扬,显得十分凄楚,勾勒有如中锋写笔,凝重圆浑。作者借鉴了山水画的积墨法,以淡墨层层干擦马的肌肤,皴出阴阳和质感。马的造型尤为奇特,作者为表现千里马有十五肋的特征,“现于外非瘦不可,因成此象,表千里之异,□劣非所讳也”。形瘦也是廉洁的象征,正如他的挚友龚埔后来在此画上题诗曰:“骨如山立意如云。”他的书法也自出一格,为宋元书风之罕见,迄今只保存在《中山出游图》卷和《瘦马图》卷的跋文里。
龚开早年行篆籀有秦李斯的笔韵,作隶书得汉魏笔魂,写楷书取颜鲁公笔意,最后将三者熔铸于一炉,以中锋沉稳行笔求得和阶统一,如锥划沙,不求粗细变化,古拙中显出憨厚朴野的个人风格。

龚 平:(生卒年待考),淮阴人(今江苏淮阴)。著名宋末元初画家。擅画人物,喜作墨鬼,尤以钟馗像最著名,有“扫荡凶邪”之意。
龚鼎孳:(公元1616~1673年),字孝升,号芝麓;庐州府合肥籍(今安徽合肥),江西临川人(今江西抚州)。著名明朝学者。为人旷达不拘俗礼,博学能文,与吴伟业、钱谦益并称“江左三大家”。龚鼎孳是明崇祯五年(公元1632年)进学,明崇祯六年(公元1633年)中举,明崇祯七年(公元1634年)联捷成进士时年仅十八岁。是年停馆选,筮得湖广蕲水(今湖北浠水)知县。其时,扫地王等部农民军在两湖一带穿梭往来,攻城掠地。龚鼎孳下车伊始,即“增城浚壕以守”,以孤城坚守强围中七年无恙,“蕲人德之,立生祠祀焉”。明崇祯十四年(公元1641年)秋,以“大计卓异”行取入京,翌年授兵科给事中。龚鼎孳以青年居言路,耿直无畏,尝有“一月书凡十七上”的纪录。在兵科十个月,即有“大奸本乎大贪之疏,政本关系安危、已误不容再误之疏、纠论怙恶之疏……庇贪误国”之疏等著名谏章,两弹首辅周延儒、陈演,并阻延儒一党的原大学士王应熊东山再起,直声满于朝垣,然在明崇祯十六年(公元1643年)农历10月,乃因连参陈新甲、吕大器、陈演等权臣而忤旨,罪“冒昧无当”被系入狱,翌年农历2月方获释。农历3月,闯军入城,龚鼎孳与小妾顾媚阖门投井,未死,为闯军俘,受拷掠,旋受直指使之职,巡视北城。农历5月降清,以原官任,升吏科右给事中,复升礼科都给事中。
清顺治二年(公元1645年)农历9月,龚鼎孳以参审冯铨案开罪多尔衮,仍迁太常寺少卿。清顺治三年农历6月丁父忧,请赐恤典,工科给事中孙垍龄严劾他“明朝罪人,流贼御史……饮酒醉歌,俳优角逐,前在江南用千金置名妓顾眉生……淫纵之状,哄笑长安,已置其父母妻孥于度外。及闻父讣,而歌饮流连,依然如故,亏行灭伦,独冀邀非分之典,夸耀乡里,欲大肆其武断把持之焰。”疏上,部议降二级,遇恩诏免,复原官。此后五年,龚鼎孳里居守制。清顺治八年(公元1651年)回京以原官供职,以文才敏捷得世祖“真才子”之褒奖。清顺治十年(公元1653年),升吏部右侍郎,次年连迁户部左侍郎、都察院左都御史。此为龚鼎孳入清后仕途上的第一个高峰。
清顺治十二年(公元1655年)农历10月,他以对法司审理各案“往往倡为另议,若事系满洲则同满议,事涉汉人则多出两议,曲引宽条……不思尽心报国”被降八级调用,复以所荐顺天巡抚顾仁贪污伏法再降三级。翌年农历4月,补上林蕃育署署丞,并奉命出使广东。清顺治十五年(公元1658年)复谪至国子监助教。清顺治十八年(公元1661年)丁继母忧,奉诏在任守制。
清康熙二年(公元1663年)服阙,仍补左都御史,次年迁刑部尚书,折狱至谨,为人所称。清康熙五年(公元1666年)改兵部,清康熙八年(公元1669年)转礼部,并于清康熙九年、十二年两任会试主考,得士甚众。清康熙十二年(公元1673年)农历9月,被允准休致,未几病逝,谥端毅。清乾隆三十四年(公元1769年),诏夺其谥。
对于龚鼎孳在明朝时期的事迹,后世论者或回避不谈,或采李清《三垣笔记》所载,语多贬斥。孟森《横波夫人考》云:“龚于平世,虽沈溺声色,要犹瞰名好客,自附清流。其所纠弹,未尝不符公论”,稍稍平允,但亦有所保留。不妨先看《三垣笔记》中有关龚氏之记载:“两公(谓龚与曹良直)皆险刻,每逢早朝,则自大僚以至台谏,咸啧啧附耳,或曰曹纠某某,或曰龚纠某某,皆畏之如虎。龚给谏鼎孳居言路,日事罗织。鼎孳出疏纠劾(周延儒),胪列六十余款,又密疏一封,力言王应熊为延儒私交,疏上皆留中。周辅之逮与应熊他日之至而旋斥皆由此。噫!密疏已非礼,又延儒行时,鼎孳远送,伛偻舆前,叵测又如此。”
其“险刻”、“罗织”、“叵测”数语,是很能为龚鼎孳定性的。李清在明末以不傍门户,不事偏欹著称,全祖望更称其《三垣笔记》“和平”、“仁恕”,以故人无不信。然而不傍门户未必便言皆准的,不事偏欹也未必全无歪曲。李映碧是老成忠厚之人,与龚鼎孳私交不睦,看不惯他风发蹈厉的作派,这是可以理解的,加上后来映碧以遗民终,而龚鼎孳降清为大僚,也可能促使李清在直秉史笔之际多遣贬词。
明末党争之误国是,至崇祯一朝而极。分辨孰是孰非乃是明清史学一大关目,不宜讨论。李映碧的“十七疏”中论徐石麒不当去国,论杨廷麟、钱谦益、方震孺等不宜终老岩穴,又论黄道周直谏得罪之冤抑,这均是“符公论”的有识之见。另一方面,被龚氏纠弹的首辅周延儒系《明史.奸臣传》的上榜人物,虽有一二引进正人之举,却不足掩其“庸驽无材略,且性贪”、“一无所谋划”之大旨。陈演,《明史》列传称其“既庸且刻”,“工结纳”也系实情。二者均有可弹之道。龚鼎孳以二十五岁为“才华重白下”之新进才俊,居天子之近,必然意气豪迈,欲大展其用世宏图,故而针对混暗朽坏的朝野势态,不避威权,不惮凶险,切实为朝廷谋划。他以一个七品言官,十个月间两弹首辅,其胆识卓绝,古今盖不多见。怎可以“险刻”、“罗织”之辞入之于罪?
然而龚鼎孳也还有通脱或曰软弱的一面,进退之际往往为自己预留地步。这一种特征在吴伟业、曹溶等当时“直声振朝右”、后来变节为二臣者身上均有,是性格原因,亦是当时政局翻云覆雨、“龙颜”喜怒无常之情势下可以想见的反应。周延儒罢后,原大学士王应熊营求继任,龚鼎孳上疏曰:“陛下召应熊,必因其秉国之日,众口交攻,以为孤立无党,孰知其同年密契,肺腑深联,恃延儒在也。臣去年入都,闻延儒对众大言:‘至尊欲起巴县。’巴县者,应熊也。未几诏命果下。以政本重地,私相援引,是延儒虽去未去,天下事已误何堪再误?”
这道辞气酣畅、意致淋漓的奏折即是李清称为“非礼”的那道“密疏”。“非礼”容或有之,但与远送周延儒一样,皆系一种自我保护的策略,防止可能的反噬。这是官场的正常反应,今人不能要求每一位“诤臣”都如海瑞般抬棺上书,也不能因龚氏与自己心目中大义凛然、横眉冷对的“直臣”形象不同,便也认同李氏“叵测”之结论。应该看到,于“万口同喑此一时”、“九埏烽火正仓皇”之际,青年谏官龚鼎孳确是满怀忧时报国之心,期待着“宣室应虚前席待”、“孤臣心敢望天知”的,其行为和思路尽管不能脱尽党争习气,且微杂诡伪,大要则无可非议。孟森讽其“沈溺声色”、“瞰名好客”、“自附清流”,或系风流举止,或自爱惜羽毛,也皆不应苛责的。
关于龚鼎孳之为“双料贰臣”的个案剖析,先罗列数条史料:严正矩《大宗伯龚端毅公传》:“寇陷都城,公阖门投井,为居民救苏。”龚鼎孳在《怀方密之诗序》中言道:“甫及乎都门而都城难作,余以罪臣名不挂朝籍,万分一得脱,可稍需以观时变,遂易姓名,杂小家佣保间……既抵贼所,怒张甚,问:‘若何为者,不谒宰相选,乃亡匿为?’余持说如前。复索金,余曰:‘死则死耳,一年贫谏官,忤宰相意,系狱又半年,安得金?’贼益怒,椎杵俱下,继以五木。”顾景星《白茅堂集》卷十三《和龚公怀方密之诗序》:“龚述遭难状甚悉……谓斯言也,不可使不知吾者知,不可使知吾者不知……又十五年壬寅,遇药地禅师,言与公合。药地,即以智也。”计六奇《明季北略》卷二十二:“至已死而未死者……龚给谏孝升……君子犹当谅其志焉。”阎尔梅《阎古古全集》卷四《答龚孝升五首时在都门以诗投我》:“有怀安用深相愧,无路何妨各自行。元直曾云方寸乱,子长终为故人明

龚氏宗亲网 2013/12/13 15:24:46
关闭窗口
 
 
联系地址:   联系电话:
备案号:浙ICP备17035826号-2 技术支持:天下谱局